第一百九十四章 邙欢-我与异常生物打交道的日子-千人斩欧美网
我与异常生物打交道的日子

第一百九十四章 邙欢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试试,在天地之力的压力下,能不能给我现在的困境营造一个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米阳刚才想到的办法,这个办法可不可行米阳暂时不知道,但最起码是个方向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方法显然会耽误田翔自身的修炼时间,所以米阳才会让田翔考虑清楚。

    “好”听完米阳的话之后,田翔没有过多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”见此米阳笑了下,田翔答应的这么爽快,反倒是显得他有些矫情了。

    “那开始吧”

    米阳周到大厅左边中心地带,神色变得平静下来,再吵田翔点了下头之后,米阳就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开始快速向他靠拢,这让他的行动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以他现在的实力,这种无形的束缚,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,只要他想,轻而易举就能挣脱这种束缚,但是米阳没有这样做,反而主动压制住自身的力量,免得这天地之力失去了它原本的效果。

    闭目仔细感应了下,这种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力量之后,米阳微微提起右腿,双臂也有拉开的架势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米阳就睁开了眼睛,目光犀利地转头看向左侧。

    在米阳睁开眼睛的同时,田翔就撤去了压迫在米阳身上的天地之力,同样看向了米阳看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有人在注视他们而且这个人实力不弱

    “汪”房间内传来馒头的叫声,显然馒头也发现了有人在注视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田翔刚刚调动天地之力的时候,二楼的某间房间内,一名盘坐在自己睡塌上,长着一头浓密黑发,脸上带着些许斑点的少年,猛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。

    一道诡异的紫色光芒从对方眼中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然后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阴沉嗓音低声自语:“难道这艘飞舫上还有其他的灵动境大修士”

    想到这点,少年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阴晴不定起来,不过很快少年脸上阴晴不变的神情就收敛起来,转而换上一副冷淡的神色,只不

    过眼神中却透露出些许心悸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开始变得有些喧闹的声音,少年收起眼中的心悸,神情倨傲地站起身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三位果然像万一鸣叔父所言,当真是年轻有为啊”在米阳他们朝那道注视他们目光所在的方向看过去之后,一道响亮浑厚的中年男子嗓音在他们耳中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万一鸣的名字,再加上对方并没有透露出敌意,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,顿时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并不是米阳,而是田翔,这道声音也不是直接通过田翔的嘴巴传出来的,而是直接在他们脑海中响起的。

    神念传音,这是掌握天地之力之后的基本操作,可惜的是,米阳并不会。

    “我叫万秋,是多宝阁外阁长老,也是负责这趟飞舫安全的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两位道友刚才为何要闹出如此大的动静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田翔和米阳都是一愣,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吓人”

    “出了这种事,怎么没有人出来解释一下,我可是付了钱的”

    “嘘,你小声点,你没注意到刚才的动静是从三楼传来的吗”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,田翔和米阳对视一眼之后,米阳再次看向万秋所在的方向:“刚才我们在修炼,没想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实在是不好意思了,之后我们会注意点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是米阳直接张口说出来的,米阳知道就算是隔着数块木板,对方也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”万秋露出了然的语气。

    然后又继续说道:“如果只是修炼的话,倒也不算什么大事,不过两位道友修炼的时候,还请开启房间内的禁制,这样能隔绝两位修炼时传出来的动静,免得影响到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禁制什么禁制”听到对方的话,米阳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飞舫上除了一楼以外,二楼和三楼的每一间房间都有禁制,而开启禁制的钥匙就是你们手中的那块禁制令牌,只要朝里面输入法力,禁制就会自动开启。”

    “这道禁止不仅能隔绝房间里面的动静,也能隔绝一些不必要的窥视。”

    米阳从怀里掏出半个巴掌大小的玉牌,因为上来的时候,有人要检查,再加上玉牌并不算大,所以米阳并没有将玉牌放进储物袋。

    玉牌上一面刻着代表多宝阁的聚宝盆图案,另一面则是一个“地”字,正是因为这个字,米阳在来到三楼之后,才会直接进入这间房间,因为在这间房间的门牌上,正写着同一样一个“地”字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块令牌除了能当船票使用之外,还有开启禁制的这个功能。

    不动声色地看了两眼玉牌之后,米阳才开口说道:“好的,待会我们就开启禁制。”

    随着米阳的这句话落下之后,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等那道目光消失之后,米阳才把手中的玉牌扔给了田翔。

    田翔也明白米阳的意思,随即向玉牌中输入法力,很快一道看不见的禁制就将整间房间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就在三楼的另一间套房内,一名面容清瘦,身穿一件灰色道袍的中年男子,盘膝坐在睡榻之上,缓缓收回看向右边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大人”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声音,中年男子嘴巴微微翕动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等中年男子嘴巴停下之后。

    外面再次传来声音:“是”

    等外面那人离开后,中年男子闭上了眼睛,双手护膝,开始打坐。

    “欢儿,你没事吧”一脸沧桑的邙冉,神色有些焦急的跑上二楼,对着一名脸上带着一些斑点的少年,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少年用眼神制止了想要接近他的父亲,声音冷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邙冉看了看自己的儿子,嘴巴张了张,原本到嘴边的一些关心的话语,最终还是没说出口。